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反恐精英2捉迷藏模式怎么玩啊?反恐精英捉迷藏模式在哪?


老夫聊发少年狂

孙德喜

我们每个人都想年轻,有时恨不得回到青年甚至少年时代。那个时候的人是多么浪漫,多么癫狂,多么充满活力。作为年过甲子的我,在退休以后,更加向往苏东坡所说的“老夫聊发少年狂”,真想在某个时候实实在在地疯一下,狂一把。没想到,这个机会突然就来了。2021年12月10日,扬州市总血站给我们血友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为了加强全市血友的交流与联络,激励更多的人加入到献血的队伍中来,扬州市中心血站每年都会组织献血量大者和稀有血型献血者举行急救培训和联欢活动。今年的活动就是在让血友观摩心肺复苏演练之后,组织大家到珠湖小镇一游。珠湖小镇,我以前去过,主要是观赏那里的湖畔风景。这一次去,以玩为主。就在珠湖小镇的东北边,风景区新建了游乐场。这就让我真正体验到了“老夫聊发少年狂”。

游乐场基本上是给青少年游乐的,还有不少是为儿童准备的。我以前在一些公园里见到过不少游乐设施,但是都从旁边静静地走过,我总是觉得那是给青少年玩的。年轻人往往喜欢寻求刺激。有时,我也站在旁边看一看,十分羡慕,年轻真好,他们可以玩得心跳。这一次我没想到自己也玩了起来。

进入珠湖乐园的大门,往东走个二百来米,再过一座有点童话色彩的彩虹桥,我们便来到了彩虹滑道前。彩虹滑道呈东西走向,游客从东端的楼梯登上十来米高的高台,然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坐上大轮胎状的滑具,游客的手紧紧抓住滑具上的短绳,由工作人员轻轻一推,游客便从高处滑下。在我之前,一位10来岁的小女孩和她的家长先后滑了下去。在滑的过程中,随着滑具不断地在旋转中下滑,小女孩发出带有夸张的尖叫。他们滑下后,我也坐上了“大轮胎”,滑了下去。只短短的几秒钟,我在耳边呼呼风声中下滑,虽然心里略有紧张,但还没有到血压上升的地步。不过,我没有像那女孩发出长长的尖叫,但也体验到下滑的快感。

从彩虹滑道往南,我在游乐区观赏各种色彩艳丽的游乐设施,本来想拍几张照片,但是这里的环境有些凌乱,很难取景,只能边走边看,回想着自己的童年。半个世纪前,生长在淮安农村的我,没有见过什么娱乐设施,所玩的无非就是捉迷藏、滚铁环、掼包和打梭头之类的老土游戏,就连最简单的滑滑梯都没玩过。就在我回想着童年的时候,不远处又传来了尖叫声,原来有些人在玩过山车。随着过山车时上时下,激烈起伏,游客们的兴奋到了极点。我被尖叫声吸引了过去,也想上去体验一把。等我来到过山车门口时,人家已经玩结束了,而且没有其他人再玩,我也只能随着大家一起离开,心里觉得有些遗憾。

随后我们来到了空中索道。我们先从东部登上铁塔,来到距地面20来米高的的索道端口。索道有两条:一条索道上铺着木板,但木板之间间隔二三十厘米,从木板间隙可以俯瞰地面,显然这是考验游客胆量的;另一条索道上没有木板,需要从铁索上行走。索道的两边均有可以手抓的护栏。

工作人员给我们穿上装备后,将我们身上的装备用安全带系上上面的挂索,于是我们先后踏上空中索道。我们走的是铺有木板的这条路。以前在一些景区我走过索道,虽然摇摇晃晃比较厉害。但是并不高,只要站稳就行。此时,站在距地面二十来米的高处,虽然没有剧烈的晃荡,但是高空的风比较大,再加上木板之间的间隔较大,所以,我刚踏上索道时,就怕一脚踏空,走得小心翼翼,双手紧抓两边的护栏绳索,正如成语“如履薄冰”所形容的那样,不敢迈开大步。不过,走着,走着,胆量渐渐地大了,行走的速度也就渐渐地快了起来。大概走了五六分钟,终于从东边较高的这一端走到西边较低的一端。虽然行走到中间的时候,索道摇晃的幅度比较大,但只要沉着、冷静、细心,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们在珠湖乐园所玩的最后一个项目是CS。CS是英文(Counter-Strike)的缩写,意思是“反恐精英”。游戏的方式是将参加游戏的人分为红方和蓝方两组,每组5个人。游客戴上模拟军用头盔,手持模仿特种兵使用的枪械,到特定的区域内相互攻击,类似于部队的演习。如果被对方瞄准射击,中弹者的头盔就会亮起蓝灯,同时手中的枪械也就不能射击。

这种军事游戏我以前没有玩过。青少年时期我同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一样也做过军营梦,只可惜当时体重不够,体检第一关就给刷了。而且当时由于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的民兵训练也没有了。我进入大学读书,乃至于在淮阴师专当班主任也都没有参加过军训,所以我这一生与军事无缘,但我的心底仍然怀有浓浓的军事情结。当我来到CS营地门口时,便迫不及待地借用人家的枪支和头盔,穿戴好后便请人帮我拍了持枪照,并且随即发到朋友圈里,引来不少朋友的围观,有些朋友调侃,因为我根本不像军人的样子,举枪的姿势与当过兵的人相比差得远呢!说到底,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和受过军事训练的就是不一样。不过,这也不必太认真,本来就是玩的。既然是玩的,玩得开心就行。对于我来说,这种玩,也算是一种人生体验。

工作人员给我们穿戴妥简单装备后,我们兵分红蓝两组,进入了游戏区,一方面躲进掩体,一方面想方设法进攻。我掩藏在砖墙的后面,透过观察窗,用瞄准镜瞄准对方,但是由于我高度近视,再加上天气比较暖,出了点汗,视线有些模糊,根本看不清楚对方黑黢黢的观察窗里是否有人,就胡乱地开枪,也不知是否击中了对方,只听广播里喊道“红方某号中弹”或者“蓝方某号中弹”。仅仅几分钟工夫,一方的人员全部“中弹身亡”,游戏结束。

回味这场游戏,我觉得除了视力影响到效果,还有身体比较肥胖,动作远远不够灵活,而且穿的不是专门供训练的迷彩服,也就不能随地翻滚,还有各组成员之间没能很好地相互配合,基本上是各打各的。由此我想到,如果我上了战场,在实战中肯定顶不了多长的时间,这不能不佩服战场上的士兵,同时也让我想象到战争环境的艰苦、危险和残酷。

珠湖乐园的游玩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多小时,而且还有一些项目没有游到(比如骑马),但是我已经体验到平时不曾经历的人生,有些可能是这一辈子仅有的体验。人生一世,总要疯那么几次,否则真是枉过这一辈子。这一玩,让我忘记了年龄,我又仿佛回到了青少年时代。

2021年12月12日于扬州存思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模式牛 » 反恐精英2捉迷藏模式怎么玩啊?反恐精英捉迷藏模式在哪?
分享到: 更多 (0)